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视力保护:
电改试点为何患上“拖延症”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9-04-11 访问次数: 字号:[ ]

  现货交易通过反映电力的实时供需情况,能够引导人们在“晚高峰”时段少用电、在其他“低谷”时段多用电,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经济、电力资源的配置更高效。因此,电力现货市场被视为电改成功与否的“试金石”。
  以去年8月31日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启动为标志,迈入第四个年头的新一轮电改走出关键性一步。然而,半年多过去了,仅甘肃、山西两省按时间表试行电力现货交易,蒙西、浙江、山东、福建、四川等5个电力现货试点推进工作遭遇“难产”,未按照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
  事实上,即便是先行试点的广东,相关试点工作也仅仅是开了个头——2018年底虽已完成《南方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实施方案》,但市场运营交易体系直至今年3月28日才刚刚通过评审鉴定,而交易办法等配套政策目前则仍处于征求意见稿阶段。
  电力现货交易能够实时反映电价变化情况。例如,目前人们家中的电灯无论什么时候打开,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电价都是一样的,但在现货交易时,电价在不同时段是不一样的——在大家都开灯的晚上,电价会高,而在用电较少的深夜,电价会很低。换言之,现货交易通过反映电力的实时供需情况,能够引导人们在“晚高峰”时段少用电、在其他“低谷”时段多用电,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经济、电力资源的配置更高效。因此,电力现货市场被视为电改成功与否的“试金石”。
  但看似简单的交易,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是“阻力很大”“争议不断”“很不乐观”。
  “由于技术路线、结算方式等关键议题各方无法达成一致,有的试点地区甚至连初步方案还未形成。”
  按照2015年电改“9号文”的规定,我国未来的电力市场将由中长期市场和现货市场构成。以年度、月度为周期的中长期市场交易已在国内大部分省市展开,而以短时和即时电力交易为主的电力现货交易试点目前还在探索筹备阶段。
  早在2017年8月2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选择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要求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
  截至目前,只有3个省份启动电力现货试点。“甘肃省能率先'破冰'是因为省间现货交易搞得好,为电力现货做了铺垫。”业内知情人士点评甘肃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时表示。
  鉴于电力现货市场推进缓慢,国家层面被迫放宽了电力试点的时间表。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去年11月下发的《关于健全完善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机制的通知》指出,各试点地区原则上应于2019年6月底前开展现货试点模拟试运行。
  为加快推进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国家能源局文件还明确了试点省区的牵头联系部门,其中蒙西为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浙江为国家能源局法改司、山东为国家发改委运行局和基础司、福建为国家能源局市场监管司、四川为国家发改委价格司。
  据悉,山东、浙江、福建、四川正在按地方政府主管部门的计划进行方案设计和规划编制工作。“5个试点今年上半年能否如期启动仍是问号,不少专家期待通过试点带动全国电力现货市场百花齐放,更是有待验证。”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技术路线、结算方式等关键议题各方无法达成一致,有的试点地区甚至连初步方案还未形成。”
  “电力市场改革的核心不在放不放权,而在于'观念改变'”
  多位受访专家、学者向记者表示,电力现货试点难以推进的根本原因,是市场组织者对现货市场运营后的结果没底。
  以浙江为例,浙江省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浙江省外来电比例较高,“十三五”后期和“十四五”期间电力供应能力增加主要依靠外来电。初步测算,到“十四五”末浙江外来电力、电量分别达5000万千瓦和2500亿千瓦时以上,占全省比重高达46%和41%左右,基本接近浙江全省总量的一半。若此部分外来电力不能参与浙江电力市场,则意味着浙江用电总量中近一半的电力量、价将与浙江电力市场交易无关,届时浙江电力市场现货交易价格将在很大程度上受控于外来电,浙江电力市场的代表性和开展市场竞争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从事现货市场研究的上海电力大学教授谢敬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电力现货试点和目前开展的中长期交易市场(如现在普遍开展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本质区别在于,中长期交易市场容易掌控,现货市场难以掌控。容易操纵对市场组织者来说是好事,可以比较容易地防范市场风险,按照组织者的意愿调控市场,所以全国各地都在推进。“但这样一来,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市场。而现货市场正好相反,市场化程度高,风险防范的技术要求高,研究不透容易出现市场风险问题,这是目前我国电力现货市场推进缓慢的根本原因。”
  除了风险防控,在电力现货市场交易机制的规则,配套现货的中长期交易模式,不同成本电源同台竞争、调度、交易如何与现货试点衔接、结算等关键问题上,相关方存在意见分歧,需要统一意见并予以明确。
  关于这些问题,即使是电力现货试点先行者广东,也仍在摸索解决之策。“今年我们的重点工作是做好现货的试运行,以及各项规则和配套机制的完善。”广东电力交易中心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对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有专家认为,电力现货试点推进缓慢另有原因。
  “电力现货市场难以推进的核心问题还是电网阻挠和地方经信委不愿放权。”有业内人士指出,地方管理部门管理发用电计划,属于核心权力,自然不愿意轻易放手。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电力市场改革的核心不在放不放权,而在于'改变观念'。有人担心,电力现货将会影响省内中长期客户的利益,影响本省GDP。”
  而在电网侧,华南理工大学电力经济与电力市场研究所所长陈皓勇对记者表示:“电网不会阻挠电力现货,反而欢迎现货,因为在调度不独立的条件下开展现货交易,这既完成了改革的政治任务,自己的利益又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害。”
  “现货市场和电力市场是两码事,现货市场在经济学理论上是简单的,但是技术上是很难的。”
  针对大部分电力现货试点不能按既定时间试运行的现象,有业内人士认为,我国首批8个试点地区经济发展程度、电力基础情况不一,所以电力现货交易管理系统建设没必要急于求成,更无需强行要求“齐步走”。
  一位地方能源局电力部门的官员向记者表示:“电力现货试点本来就不可能快,慢才是正常的。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电力现货市场,目前电力现货定义还未统一意见。”
  陈皓勇则认为,如今电力体制改革出现明显的“四化”趋势:简单问题复杂化,体制问题技术化,实践问题理论化,改革任务形式化。“电力现货并非物理电能商品,只是个优化调度数学模型,由于远远脱离实际,所以,电力现货概念有很大的炒作成分。”
  谢敬东也认为,电力现货是一项涉及技术、经济、法律多领域实操经验的繁杂工作,推进电力现货市场需要几个条件:一是要坚定改革决心,绝对不能有可以不搞市场的侥幸心理,这样才能齐心协力。二是要建立“1+3”体系。“1”是一部好的电力市场运营规则,“3”是适合中国国情的风险防范、市场监管、宏观调控措施。如果有“1”没“3”,就像日常工作没有廉政建设一样,容易出问题。目前国内对“1”研究较多,对“3”的研究太少。三是要有适当的市场启动时机。现货市场启动需要供需相对宽裕、发电企业不能普遍亏损、煤炭价格相对较低等条件,不能在上网电价长期受到行政压制的情况下启动市场。
  因此,要推动电力现货市场发展,“从国家层面来讲,一是要进一步明确改革的目的,让大家清楚改革的要求,放下思想包袱,坚定改革信念。二是要逐步减少地方政府的行政行为,降低行政干预;三是要加强对地方电力市场建设方案的指导。”谢敬东建议,“对地方层面来说,要清楚国家的要求是一定要执行的,要敢于担当,敢于作为。同时,应加强对电力市场的研究,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和能力,选择合宜的启动时机。”

打印】 【关闭



     
明日大富翁论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